帮代购倒贴一万,人性的丑陋在钱面前最容易看透

2017-10-05 13:54:08
0

能用钱解决的事,尽量不要用人情。

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《槽值》栏目(公众号:caozhi163)出品,每天更新。

平日里从不联系的人,若是突然发来“在吗”,60%是要结婚了,30%是被盗号了。

至于剩下的10%,就是寻着踪迹,来讨代购了。

不给买,好像是我不对。可后来发现,我们的关系,其实也就值个路费。

其实本就没有谁欠谁,只是不忍心戳穿:你凭本事占的便宜,我并不理所应当大包大揽。

以省钱为目的的索取,真心不体面。

不知从何时开始,在社交网站晒张照片都得瞻前顾后。抛开泄露隐私的隐患,更糟心的,是极有可能被一群现实生活中的“隐形人”盯上,利用不亲不疏的关系,绑架你“帮个小忙”。

有人国庆期间出游,在朋友圈晒了在香港的照片。与她兴奋心情格格不入的,是五分钟内接踵而至的三条求代购评论。

朋友圈塑料花姐妹情:帮代购倒贴一万块

图中没被遮住的“领导”二字,透着一种微妙的尴尬。

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,突然反应过来,关闭朋友圈,不再晒照,有时候还不都是被逼的。

被代购的人有苦难言,而那些动不动就来一句“在吗”,动不动就让朋友“捎点东西”的人,可能也从不知道,他以为的“顺便”,要给人家平添多少烦恼。

朋友圈塑料花姐妹情:帮代购倒贴一万块

朋友圈塑料花姐妹情:帮代购倒贴一万块

一位同事因为工作原因经常往返日本,总被各种奇怪的代购要求支配着。她曾经帮亲戚买过一种只在大阪卖的奶瓶,奶瓶本身只需要190元人民币,但不住大阪的她,因为采购花在路上的费用高达1000元人民币。

请求代购的人并不能理解这其中的关系。

朋友圈塑料花姐妹情:帮代购倒贴一万块

就旅行而言,太多的购物会打乱原有计划,既消耗精力,又占据时间。在前线血拼的人,要自己承担很多成本,这并不在求代购者的心理预期。

有网友说,为了把奶粉带回来,新买了个箱子,都不知道找谁报销。

朋友圈塑料花姐妹情:帮代购倒贴一万块

就算精打细算利用箱子的每一个缝隙,终于把东西带回来,还有可能得接受各种人性的考验。

朋友圈塑料花姐妹情:帮代购倒贴一万块

赶上要求“随便买买”的,但凡有一丝的不信任,这段关系也就别想维系下去。

朋友圈塑料花姐妹情:帮代购倒贴一万块

有个网友听说朋友要去日本玩,拿出了600块钱想要对方随便给自己买点儿东西,只是说“都花了就行”。

朋友圈塑料花姐妹情:帮代购倒贴一万块

看着朋友带回的足足20种东西,但觉得每样都很小,所以怀疑朋友赚了抽成。

她在知乎提问“我被坑了吗”,“她要是代购的话赚点我真的无所谓”、“担心她坑我,不是计较钱”……大家这才发现,朋友挑的礼物好用有人气,精致全面,涵盖祈福、装饰、美食等各种类别。而且,按照日本市场价,这堆“小玩意儿”,价值足足800元。

不巧的是,朋友也看见了这条提问,只留下心如死灰的一句话:

朋友圈塑料花姐妹情:帮代购倒贴一万块

针对题主的提问,一位在加拿大留学,同样被人麻烦过的网友表达了自己的愤怒:

第一,没坑你。

第二,你就还是在计较钱。

第三,要寒心。

第四,你们不是朋友。

第五,你的朋友没你想得那么多。

第六,你欠她一个道歉,因为她不欠你的。

帮你买是情分,不是义务,更不是偿债。

要求朋友代购这件事,就是用最小的付出换取最大的回报。

本可以选择专业代购,网络上的海外直购平台也已经很发达,可最后还是依赖朋友,无非就是想利用人情,省下一些邮费和关税,而这些本就是该花的钱。

俗气的鸡汤文早已把“能用钱解决的事,尽量不要用人情”的道理,翻来覆去讲了无数遍。然而“能用人情解决的事,绝不花钱”的现象依然屡见不鲜。无非就是,利用不近不远的完美人际距离,自私且无情地掠夺。

朋友圈塑料花姐妹情:帮代购倒贴一万块
网易新闻读者讲自己的出国经历

爱你的人只会关注你的出游,想占便宜的人才要你代购。

为了摆脱类似的烦恼,很多人都尽量不麻烦别人,就算明知道在朋友那里走一遭会省事很多。

能用钱解决的事,绝不用关系,是因为懂得人情债处在灰色地带,想还都还不明白。

但无奈之处就在于,这并不能保护自己被一再麻烦。

占便宜的心理千篇一律,奇葩的方式万里挑一。

同学之间,被占便宜就像是外地人被忽悠喝了第一口豆汁儿。有过这一次,彼此就再也不是对方的天使。

大学宿舍的相处让很多人备受这种委屈的煎熬。知乎上,关于“你最忍受不了室友的什么奇葩行为”,爱占便宜且理直气壮、不以为意,与生活习惯邋遢并驾齐驱,成为众矢之的。

室友摆在桌上的私人物品不打招呼随手就取;雨伞丢了就一直蹭别人的一起;下馆子说好的均摊被强行掰成AAB制,也就是大家AA,但有一个人只带13脸去。

亲戚之间,被占便宜就像隔空飞来一张狗皮膏药。糊在脑袋上撕不掉,索性只能给自己的头发来一剪刀。

一期《奇葩说》中,马剑越提到过,亲戚见自己小有成就,就想着让她提携自家孩子们也进入娱乐圈。

朋友圈塑料花姐妹情:帮代购倒贴一万块
奇葩说片段

当事人觉得荒谬至极的事,在亲戚看来特别容易。

关系亲密的人,有时更无法把握人情的界限在哪。本应是在生活中靠情感联结的关系,我怎么就成了你的跳板?

点赞之交的人之间,被占便宜就是彼此关系蝴蝶效应的开端。你口中说着“随便弄弄”,我这里就风狂雨骤。

社会关系中,每个人因自己的职业而被贴上不同的标签,潜心钻研一个领域做出点名堂,好处是会被称赞“匠人精神”,弊端是很多人觉得你一定能毫不费力地完成一个新的任务。所以,无偿应该没什么问题。

摄影师叶明曾就“为什么专业摄影师不能帮你免费拍照”这个问题说,专业的摄影师会有品牌意识,他们要求自己的每一组照片都达到某一个水准,不可能存在“随便拍拍”就说拿得出手。这是为自己的品牌负责,也是为作品负责。

你怎能要求无法忍受自己拍出烂片的摄影师,为你前前后后花几个小时免费拍摄呢?

医生也不能随便帮你看个病,职业翻译也不能随便帮你翻翻论文,编辑也不能随便帮你写篇文章……

如果我们之间还有尊重,就不要把专业、人情和报酬混为一谈,却也避之不谈。

做好每件事都不容易,怎么我的技能在你那里就得如此不堪?

把人情和钱分开是为人的智慧。有人可能觉得,找到一条捷径的自己聪明机灵,可事实是占亲友便宜的行为很蠢。

张鸣在《爱占小便宜的人,其实是因为层次低》里提到,从本质上讲,爱占小便宜,是因为人们生活的匮乏,能占一点,就占一点,自家的小日子兴许今天就好过一点。买东西少花点钱,卖东西多挣几个,都是一个意思。就跟当年的中国人,见面要问吃了没有?

骨子里,就是因为匮乏。

《我喜欢这个冷酷直白的商业社会》一文中作者表达了对商业化的理解:商业带来信任,带来效率,也带来温情。

“因为商业,我最大程度上减少了对别人的依赖和求助,我不必因为什么目的而去接近人,因而能更无挂碍地选择朋友,做种种放松的、纯粹的、不功利的交往,感受更多的思想的碰撞和情感的抚慰。”

在这个时代,适当的“功利”才是最大的深情——计算得明白,没人因钱感到委屈,所以它无法动摇我们之间的关系。

很多人觉得于心不忍,但这其实有迹可循。

社会学家费孝通在《乡土中国》中提及,西方社会的格局就好像一捆捆扎着的柴,个体在神面前都是平等的,群体的集结让边界很清晰。

而传统中国社会的格局有如把石头抛向水面形成的波纹,每个人都是一圈圈水纹的中心。关系的亲疏之别,就好像水纹与中心的距离。在这里,人与人之间的亲属关系比边界起着更重要的作用。当关系足够亲密,甚至可以没有边界。

这里面提到的边界,就是“个人边界(Personal Boundaries)”,健康的个人边界对自己的情绪行为负责,而不涉及他人;而不健康的边界,不是容易对他人的情绪行为负责,就是期待他人对自己负责。这一概念从80年代中期开始,就已经被广泛运用于自我探索的书籍以及咨询行业。

说得简单点,就是要不要把你“当自己人”。

心理学家Nina Brown在2006年提出,个人边界分为四中不同的风格:柔软型、刚硬型、海绵型、灵活型。

它们四个当中,只有灵活型是健康的,即:

能控制自己的边界,知道什么能进入,什么要控制在外;也能抵御情感上的控制和利用,从而不轻易被他人支配。

所以说,费力却不一定讨得来好的尴尬局面,需要独立的情感判断能力来化解。

“你方便”、“你顺手”、“你弄这个肯定不需要很久”,面不改色心狂跳的你,猜得到屏幕那端对方的满脸期待,瞬间想出的万般理由,都只因一个“不好意思”的念头而无法说出口。

一方不懂换位思考往边界里面挤,另一方在犹豫中慢慢放松了边界,自然而然活成了稀泥。

占便宜的人没有原则,同时也利用了别人心中的软弱。当这层毫无防备的原则之墙被撞破,以后彼此的交往标准,也就只能留下以钱为导向的功利。

很欣赏《教父》里一句台词:“在一秒钟内看到本质的人,和半辈子也看不清一件事本质的人,自然是不一样的命运”。

分得清人情的边界,不让短时利益以丑陋的姿态蒙蔽双眼,是一种能力,更是一种教养。

我愿意在旅游时给你带回一点纪念品,希望它于你而言,不是商品是礼物;我于你而言,不是运费是朋友。

我可以在我有足够条件的时候主动问你有什么需求,但愿交给你的,是渔而非鱼;你得到的,是礼而非利。

我知道人与人之间,谈钱伤感情。但是清楚地谈钱,才是证明我们之间的情谊“不便宜”的明智抉择。

我想为了你满载而归,也请别让我心如死灰。

参考资料:

[1]Graham, Michael C. (2014).Facts of Life: ten issues of contentment. Outskirts Press. p.?159.

[2]Brown, Nina W.,Coping With Infuriating, Mean, Critical People – The Destructive Narcissistic Pattern?(2006).

[3]Johnson, R. Skip."Setting Boundaries and Setting Limits".?BPDFamily.com. Retrieved10 June2014.

[4]Jacques Lacan,Ecrits?(1997) pp. 16–17

[5]Katherine, Anne Where to Draw the Line: How to Set Healthy Boundaries Every Day (2000), pp. 16–25

[6]Graham, Michael C. (2014).Facts of Life: ten issues of contentment. Outskirts Press. p.159.

[7]John Townsend, PhD;Henry Cloud PhD?(1 November 1992).?Boundaries: When to Say Yes, How to Say No to Take Control of Your Life. Nashville: HarperCollins Christian Publishing. p.245

[8]Weinhold, Barry; Weinhold, Janae (28 January 2008).?Breaking Free of the Co-Dependency Trap(Second ed.). Novato:New World Library. pp.192, 198.

[9]费孝通.乡土中国[M].中华书局,2013-4

[10]姚小甜. (2016). 我喜欢这个冷酷直白的商业社会.

[11]张鸣. (2017).爱占小便宜的人,其实是因为层次低

男人眼里什么样的女生才算微胖?

关注公众号槽值,微博@槽值,有态度的情感吐槽,等你来撩。槽值已入驻简书专栏,下载简书app阅读更多。

erweima 扫一扫关注槽值 更多有趣内容

槽值

情感八卦 槽值爆表 不吐不快

erweima

扫一扫关注槽值 更多有趣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