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我劝你一定当个“泼妇”

2018-08-27 15:15:54
0

做到不主动攻击别人,就是最大的善良,当别人攻击你时,反击亦是你的权利。

上周,我见了两位故人,几年不见,大家变化都很多,其中一位红光满脸,神采飞扬。

我笑道:看来日子过得很不错嘛!

朋友幽默地说:

自从当了泼妇,日子那叫一个舒心。

你看她,愁眉苦脸的,就是因为什么人都要忍,什么事都要受,搞得自己肝气郁结,还得看中医。

我笑得不行:当泼妇就这么开心啊?

朋友半真半假地说:

那当然,当泼妇真的很开心,那些欺软怕硬的人,看见我的泼妇样,自动远离我;领导不公正?那是对别人。

那些喜欢嚼舌根的人,看见我就自动闭嘴了,日子不要太舒服哦。

这已经是我这个星期第二位向我表达当泼妇好处多的人了。

前几天,我写了一篇文章《嫁给一个“拎不清”的男人,你会郁闷一辈子》,引起了太多读者的共鸣,有一位读者给我讲了她的故事。

读者生长在一个普通家庭,父母勤劳、踏实,与人为善,从小就教导她做人要善良,要对别人好,要宽容大度。

可以说,这几乎是她的家训,在父母的影响下,她性格温顺贤惠,很好说话。

后来,经人介绍,认识了现在的老公,下面还有一个弟弟,一个妹妹,两人按照当地的风俗订了亲,口头约定聘礼10万,次年结婚。

后来,到了聘礼环节,未来公婆说由于家里情况不是很好,还有两个子女,拿不出10万这么多,只能拿5万。

姑娘一家虽然心里不乐意,但一向不习惯与人相争,还是答应了。

可是,最后,未来公婆连5万都没有拿,只是象征性的拿了2万出来,意思了一下。

就这样,姑娘还是嫁了过去,父母心疼她,给了她16万当陪嫁,让她在公婆家好好过日子。

婚后第二个月,婆婆就明确告诉她,既然在这个家里生活,就得自己出生活费,一人2000,夫妻俩就给打个折,每个月给3000好了。

姑娘和老公一个月的收入差不多8000,给3000倒也还能承受,就答应了。

但后来,姑娘发现,已经工作的小姑子和小叔子全部免费吃喝在家里,不用给一分钱,而且小姑子经常随意拿她的东西。

姑娘虽然不高兴,但也不好意思因为一瓶化妆水或者一条围巾这种事和小姑子起冲突,只能默默忍受。

最令她不舒服的是,无论小姑子买什么,婆婆都夸她有眼光,懂得疼爱自己,而自己赚钱给自己买点什么,婆婆就唧唧歪歪个没完。

再看看自己老公,对这一切完全无视,偶尔跟他抱怨一下,他会不耐烦地说:那是我妈,我有什么办法?

就这样,姑娘在这个家里郁闷地生活了两年,终于动了自己买房子的念头。

她平时生活挺节省的,两年里的积蓄和父母当初给的陪嫁,距离首付并不远。

娘家的父母也支持她搬出去,尽全力帮助女儿买房,可以说这房子基本就是姑娘一家出的。

本以为日子终于可以松口气了,结果小姑子也要结婚了。

婆婆说女儿没有陪嫁容易受欺负,希望她把自己的陪嫁拿出来,给小姑子撑腰,了不起算借的,以后有钱了还她。

姑娘又急又气,也很庆幸,因为那笔钱已经拿去买房子了,可是婆婆不相信她身边已经没钱了,家里鸡飞狗跳了好一阵。

又过了一年,小叔子要结婚了,女方条件不错,要求有独立的婚房。

婆婆又把脑筋动到了她身上,让她把自己的房子腾出来,给小叔子结婚用,至于他们嘛,再搬回来住就是了。

姑娘把希冀的眼光投向老公,老公说:只是暂借一下,过段时间就还咱们了。

那一刻,她知道完全指望不上这个男人,忍了这么久,她也忍无可忍了。

和婆婆大吵一架,说你小儿子结婚是你们的事,我的房子谁都别惦记,我就是把它捐了,也不会给你们用的。

婆婆大惊,这媳妇不是一直都逆来顺受的吗?指着她的鼻子骂:都说长嫂如母,你对自己的小叔子就是这样的吗?

她冷笑一声:

长嫂如母那是指他妈已经死了的情况,现在你不是活得好好的吗?你儿子结婚你自己操心去。

婆婆被气得半死,赶紧把女儿叫了回来,小姑子指责她不孝,要她下跪给自己的母亲道歉。

她也豁出去了,指着小姑子的鼻子骂:

行,你孝顺,那你先把自己的房子给你老公的弟弟去,等你做到了再来跟我说话,做不到之前给我滚远一点。

姑嫂又是大吵一架,然后,婆婆和小姑子一起找她老公,说你老婆简直得了失心疯,跟个泼妇似的。

一向不管事的老公,这一次倒是没缺席。

说她这样对自己的母亲和妹妹,实在是太过分了,要是不好好道歉的话,自己跟她没法过了。

姑娘抱起孩子,利落地说:

你以为我很想跟你过?自从嫁到你家,舒心的日子一天都没有过过,想离婚是吧?

明天我就找律师好好跟你们掰扯掰扯,属于我的钱,一分都别想少给,孩子的抚养费,缺一分,我告到你们家鸡飞狗跳。

那一刻,她真的是抱了破釜沉舟的想法,结果却有点意外。

一直嚣张跋扈的婆婆,自动消失了,为母亲撑腰的小姑子,偷偷溜回了自己家,“孝顺有作为”的老公突然就低眉顺眼了。

在那之后,婆婆似乎不敢正面跟她起冲突了,小姑子回家看见她也绕道走了,老公对她也有些忌惮。

虽然她们在背后偷偷叫她泼妇,她也无所谓,最后,她跟我说:

谁不想当个优雅的贵妇啊,可是你周围的环境允许吗?

你优雅,别人就踩到你头上拉屎了,所以,我只好选择当个泼妇,说实话,自从当了泼妇,我的日子开心多了。

想起一位文友的故事。

文友结婚很早,并且很快有了孩子,老公属于才华有限青年,一直都想赚大钱。

但基本上都是拿出去的多,拿回来的少,家里的开销和孩子的生活费都得靠她写文换取微薄的稿酬。

有一次,她签了一本书,出版后她可以拿到近一万块版税。

她也早早就把这一万块钱做了打算,可是书已经出版了半年,她也只拿到了2000块钱。

那时候,我们没有名气,没有资源,更没有人脉,有天深夜,她很丧地在群里问大家,该怎么要回这笔钱。

有些热心的读者纷纷给她建议、鼓励她,有个读者问她:她们到底欠了你多少钱?

她回答说,已经给了2000,还剩8000。

对方说:不就是8000块钱吗?

文友耐着性子解释道:

可能8000块钱对你来说不是很多,可是对我来说非常重要,下半年我儿子上幼儿园,全靠这笔钱了。

我以为经过文友的解释,对方应该理解她的处境了,结果她说:

写文章的人不是都应该很清高的吗?怎么老是钱钱钱的?太让人失望了。

这几年来,文友被生活压迫,赚钱又十分辛苦,还要受这种莫名其妙的攻击,她再也不愿意忍了:

是,我是很俗,因为我要吃饭,我要养孩子,你不懂我的苦,就别要求我清高。

对方见文友敢反驳,立刻怒了:

像你这么俗的人能写出什么好书来,你出的书我一本都不会买的,最好这辈子都不红。

我们周围一直有这样的现象:

当你受到公婆的欺负反抗时,她们不会去指责你公婆欺负你是不对的,反而对你的反抗各种指责;

当你在公司受到不公平对待生气时,她们不会认为你的上级领导不公正,反而对你没有逆来顺受各种指责;

当你的正当利益受到侵害时,她们不会指责侵害你正当利益的人,反而会指责你斤斤计较;

当你被人莫名其妙攻击进行回敬时,她们不会觉得主动攻击的那个人不对,反而觉得你回敬是不够优雅大度。

蛇不知自毒,人不知自恶,这些人手舞足蹈地秀着自己的道德优越感,对那些已经被伤害的人进行第二次伤害。

要求别人必须是“完美受害者”,认为自己超大度、超优雅、超有见识。

我一直认为这些人比第一次施加伤害的人更恶毒,因为她们做不到旁观,做不到尊重,连基本的善良都做不到。

就如文友的那件事,当时有其他读者看不过去,对那个人说了文友的情况。

结果人家轻飘飘地说:我又不知道。

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,反过来指责别人没有把话说清楚。

文友的情况,其实当时群里的人都知道,先不说那个人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。

既然你不知道,你不会选择闭嘴吗?

既然你现在知道了,你不会道个歉吗?

(我觉得等我有空,我要好好研究研究这些人的人性和心理,到底是天生对受害者的恶意,还是三观问题抑或是心理问题。)

年少时,我希望每位姑娘都嫁给爱情,优雅得体,望天上云卷云舒,看庭前花落花开。

经历多了,我便知对很多人而言,这只是一种奢望和梦想,当身边都是一些欺软怕硬的人时,她们不得不选择做一个泼妇。

她们需要的不是指责,而是一份理解和一个拥抱,只想告诉这些姑娘:

做到不主动攻击别人,就是最大的善良,当别人攻击你时,反击亦是你的权利。

一个人的固执里,藏着低水平的认知

想要在第一时间收到槽值文章的推送,欢迎关注我们的公众号,搜索“槽值”或者“caozhi163”就可以啦。

微博@槽值,有态度的情感吐槽,等你来撩。槽值已入驻简书专栏,下载简书app阅读更多。

erweima 扫一扫关注槽值 更多有趣内容

槽值

情感八卦 槽值爆表 不吐不快

erweima

扫一扫关注槽值 更多有趣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