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婚的教训,所有人都该看看

2020-07-13 11:42:35
0

永远不要放任自己,成为婚姻里的废物。

1

我叫周小菁,今年35岁,经历了两次离婚。

今天借甘北的公众号,给女性朋友们讲述自己的经历。大家看完以后,或许会骂我识人不淑、眼光不佳,认为我今天的一切不幸,不免有自找的成分。

但我却想说,婚姻这条河,淌过才知道。不身在其中,很难拾得其中滋味。很多时候,你以为自己懂婚姻,其实根本不懂。

就像人性本身,很多时候,你以为自己深谙人性,却要等到它骤然变脸,才深知一个人的秉性,是可以千变万化、底色诡谲的。

以上,是我今天给出的第一条教训:永远不要自视过高,你并不比任何人聪明。

2

2009年,我在一间大型国企上班,无意间认识了另一个部门的同事,也就是我后来的丈夫,赵毅。

平心而论,赵毅的条件并不算好。

长相一般,收入也一般,别的不说,光是家境,就输了我一大截。我的父母都是国企领导,赵毅却是农村家庭出身,凭借自身努力才跻身这间国企。

这段感情从一开始,就不被大家看好。

所有人都觉得赵毅高攀了我,实不相瞒,我也这么觉得。所以跟赵毅交往时,我总流露出有恃无恐的底气,再加上那会儿年轻,谈恋爱可了劲地犯作。

譬如跟闺蜜逛街下雨了,明明可以打车回去,我偏要接赵毅送伞来接,等他千里迢迢淋成落汤鸡赶过来,我心里会生出一种极大的满足感。

又譬如他参加朋友聚会,我会一个电话打过去,要求他在众目睽睽之下,跟我大声表白。如果他表现出迟疑或抗拒,我就会很不开心地挂电话……

那两年间,赵毅的表现无可挑剔,很多合理的不合理的要求,他通通满足了。我相信,这种有求必应式的宠溺,是任何一个女生都无法抗拒的。我当然不例外。

那时的想法很简单,我喜欢他,他喜欢我,结婚以后,我爸妈会利用人脉关系提携他,以他的聪明能干,混上一个中层领导不成问题。这样一来,物质差异解决了,我又得到一个对我千依百顺的丈夫……

就这样,2011年,我们结婚了。

这段婚姻一共维持了五年,刚开始的三年,他都对我很好很好,甚至包括我不想要孩子,他都表示理解和支持。光是这一条,多少男人能做到?

我在外面吃饭,可以颐指气使地差遣他剥虾、夹菜,哪怕席上还有他的下属在;

我穿高跟鞋逛街累了,就勒令他跟我换鞋,让他光着脚去车库拿车……

就连我爸妈都赞叹他的忍耐和包容。为了感激这位女婿,二老拼了命地提携他,终于在退休前的最后阶段,帮他争取到了部门副总的位置。那一年,赵毅才刚31岁,这在派系竞争激烈的国企,绝对算得上火箭速度。

这就是我的第二条教训:哪怕再爱一个男人,也不要毫无保留地提携他。

3

升上部门副总后,我和赵毅的差距越来越大。他成了公司的当红炸子鸡,有实力,有地位,还有岳父岳母几十年经营下来的牢固人脉网。

而我,作为一个只想胸无大志的底层员工,仗着上司不敢管我,放心地混吃等死,心情好就上上班,心情不好就谎称自己病了,假条一打就半个月。

这么一来,想必你们都看出问题来了——赵毅渐渐觉得我是个拖累。他的工作越来越忙,责任越来越大,我却总是胡搅蛮缠,不断试探他的底线。

他连续加班一个星期,只想利用周末好好休息,我却缠着他陪我逛街,不去就使小性子。他为了汇报会晕头转向,想让我帮忙出出主意,我却连看一眼的耐心都没有……

如今回首往事,就连我都觉得赵毅出轨,是一件意料之中的事。

对方是兄弟公司的一个部门女总,跟赵毅有点业务上的往来,几次合作下来,两人就建立了牢不可破的同行之谊,棋逢对手,惺惺相惜。

一个内心寂寞不被妻子理解的中年男子,就这样遇到了他理想中的灵魂伴侣,电光火石,铁了心要闹离婚……

那时我爸妈都已退休,赵毅在新的派系阵营里也有了一席之地,不管于公于私,我都没有丝毫掣肘他的胜算,一个铁了心要跟妻子离婚的男人,何其尖锐可怕。我这个被捧在手掌心三十年的温室花朵,除了任人搓圆揉扁,没有任何办法。

我说:你根本就是利用我上位,现在我爸妈退休了,你就把我一脚踢开。

赵毅:这跟你爸妈有什么关系,你不要这么幼稚!

温柔体贴的丈夫,一夜之间像换了个人,冰冷,淡漠,不近人情。

我猜,他一定忍了我很久了吧,为了赢得我和家人的信任,换取爸妈对他的无条件扶持,他是何其心机深沉,甘愿忍辱负重这么些年,如今羽翼渐丰,自然连本加利地报复我。

我忍不住这样怀疑。

可当亲眼见到那个部门女总,维持了三十年的自信和骄傲顷刻瓦解。我终于相信,那就是真爱!即便是我的父母仍然在位,他依旧会奋不顾身舍弃一切的真爱!

那女人就像宝石一样璀璨夺目,举手投足之间,尽是女性的智慧和优雅……

那天他们共同参加一场招标会,她一袭职业套装站在赵毅身旁,两人谈笑间默契十足,俨然天造地设一对。而我,三十出头了,竟还一身花花绿绿轻佻露肩……那PPT上的字,我一句都看不懂……

娘家和夫家联手,把我养成了一个金玉其外的废物。

这个废物,拿什么来跟强劲的第三者抗衡?我的自尊心就在那一刻被唤醒,原本打算大闹竞标会的决心烟消云散,离婚吧,我不再纠缠了。

说来好笑,去民政局办完离婚,我心血来潮想搭地铁回家,竟发现自己压根不知道怎么换乘……我的前半生,何其可悲?

这是我的第三条教训:永远不要放任自己,成为婚姻里的废物。

4

第一次婚姻失败后,我空窗了近一年,眨眼就到了2017年。

经家人介绍,我认识了第二任丈夫:钱唐。

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,这回我打死不找凤凰男。钱唐的父母都是银行系统的,从家庭背景来看,我们是门当户对。他同样离异,有一个女儿,抚养权给了前妻。

半年交往下来,我们的契合度相当高。半路夫妻,倒也不那么讲究,简简单单就领了证。彼时,我已经32岁,经历了一次失败的婚姻,心性成熟了很多,懂得婚姻是需要彼此经营的,也懂得了忍让和体贴。

我开始老老实实上班,即便业务能力有限,到底做出了一点末微成绩。还学习了几门主妇的手艺,做饭、烘焙、插花、茶艺……

认识我的人都感叹,我在一年间长进了好多,不管是为人处世还是内在气质,都越渐沉稳凝练,站在钱唐身旁,不说谁高攀谁,至少算男才女貌。

钱唐的脾气好,性格也老实,虽不像前夫那样费劲心机讨好我,却始终跟我站在同一阵营上,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这个二婚家庭的体面。

然则,令我始料未及的是,这一次,我竟输给了从前的自己——钱唐的前妻,一个跟几年前的我一模一样的女人。

怎么说呢,从外形到气质,都跟年龄极不相符。

开了一辆小polo,车身贴得花不溜秋的,恨不得把所有卡通人物都粘上去。衣品也是一言难尽,怎么花哨怎么来,站在她女儿旁边,一点当妈的样子都没有。

关键是说话做事,没一样在调上。

她要跟朋友听演唱会,就把女儿往我们家塞,理直气壮的,甚至不用过问我的意见,直接把钱唐喊出去,把小孩一扔就完事。小孩过生日那天,钱唐正好加班,她竟然电话指使我去拿蛋糕……

刚开始,我只当她是孩子心性,不想与她计较。后来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,她之所以刁蛮任性,完全是因为钱唐迁就她、惦记她!

5

17年底,前妻家里装修,让钱唐去帮忙,钱唐屁颠屁颠就去了。

18年初,前妻说跟朋友从海南回来,让钱唐半夜去接机,钱唐也照办了。

18年秋,前妻的车抛锚,给钱唐打电话求助,当时我们正在吃海底捞,他放下筷子就走了。

再到19年春,前妻的母亲生病,钱唐竟然去医院陪护了整整一周……

为了这些破事,我们吵过无数次架,每一次,钱唐都是一样的说辞:“她还是个孩子,你跟她计较什么?”

可她分明跟我同岁啊!她算孩子,我算什么?

他擅用他们的孩子做说辞,说那毕竟是他孩子的母亲,割舍掉的是夫妻之情,剪不断的是对孩子共同的牵绊……

早就听说过二婚有孩家庭,都是这样的浓浓稠稠藕断丝连,但我没想到,偏这些事被我摊上了。最要命的是,我终于发现,事情并不像钱唐说的那样简单,对于前妻,他根本不是出于责任,而是还保存着深深的爱和期待!

那是19年仲夏的一天,钱唐陪我去做牙齿矫正,路上偶遇前妻正搬着一箱东西去他们共同好友那里。前妻见了钱唐,竟丝毫不顾及我就在跟前,径直走上前,把那箱东西往他走里一塞,指挥道:“你来得正好,帮我送去XX家。”

我当时都气疯了,根本顾不上形象,指着钱唐说:“你今天敢走,我们就离婚。”

前妻用眼角打量一下我,看戏似地笑了,而后摆摆手道:“算了,你老婆不放你走,我自己来吧!”

说完她又搬过了那箱东西,转身作势要走。

谁料钱唐竟然匆匆向我扔下一句话,不管不顾地追上了她:“那东西挺沉的,她一个女生搬不动,我去去就来……”

你们能想象我的处境吗?那一刻,分明我才是第三者。

自始至终,他的前妻都是这段三角关系的掌控者,她叫他走便走,叫他留便留,她操控了所有。而我,不过是一个可怜的配角,甚至连配角都算不上,不过是他们感情戏码里的道具罢了……

而我也是直到后来才知道,他们离婚的原因,是那位刁蛮前妻出了轨……更有意思的是,即便是对方出了轨,苦苦哀求不想离婚的,依旧是钱唐。

这样的前妻,大概是一个男人一生意难平的白玫瑰,我又怎么敌得过?

6

看到这里,你是不是又觉得前面几点所谓的教训有点可笑?

感情里哪有那么多是非对错,不过是一个萝卜一个坑,恶人自有恶人磨。

钱唐那位前妻,刁蛮任性像极了从前的我,可她非但没遭遇丈夫出轨,还始终被偏爱有恃无恐,这是为什么?

又假设我的第一段婚姻遇到的是钱唐,难道就能拥有如他前妻那般的幸运,一直被呵护在手心?

又或许他们的婚姻再进行三年、五年,钱唐会否厌倦,那女人会否同样变成从前的我,一夜之间走出温室,强迫自己变得成熟懂事?

再再假设我从前就温柔体贴稳重,未必赵毅就不会出轨?说不定他反倒嫌我呆板,出轨了一个花里胡哨的小姑娘,那该多可笑?

追问之下,一切定律都变得可笑。说到底,不过是人心难测,人的情感和欲望,始终处于一个流动的状态。其中当然有“自作孽”的成分在,可谁又敢肯定,当你百分之百“尽人事”,就一定能收获幸福美满的婚姻?

长得漂亮的,性格好的,家境优渥的,集合人间一切优点的,就一定能在婚姻里善始善终吗?答案不必我啰嗦,世人皆知。

所以才说,婚姻,原本就是一件庞然的奢侈品啊。

奢侈到不知道如何拥有,奢侈到一碰就碎。

今日的结局便是,前妻胜利了,彻彻底底地胜利了。

她的胜利姿态照见了我的可怜,让我从前的失败,显得更为失败——或许,从头到尾,我从来就没有真真正正地被爱过!

总而言之,我又离婚了。

没多久,钱唐就跟那位前妻复了婚,呵,倒也是意料之中的事。

赵毅倒是没跟那位女高管结婚,据说对方一直态度不明,只想享受暧昧的关系。然而那又怎么样呢,不管他的最终归宿是谁,可以肯定的是,我和他早已不是同一条航线上的人。

这就是我,一个在婚姻中摔得头破血流、鼻青脸肿的倒霉蛋,头婚遇见了小三,二婚遇见了前妻。我从前幼稚,男人喜欢稳重的,后来稳重了,男人又喜欢幼稚的。找谁说理去呢?

我现在不年轻了,对于男人,真的不抱什么期待了。

爸妈安慰我,说只是那个真正属于我的人,暂时还没出现罢了。我也只是听听而已,就像最近在书里看到的一个句子:得之,我幸!失之,我命!

我认命了,这就是我的命。

erweima 扫一扫关注槽值 更多有趣内容

槽值

情感八卦 槽值爆表 不吐不快

erweima

扫一扫关注槽值 更多有趣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