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十而已的问题,不是林有有

2020-08-10 18:26:03
0

林有有的出现,只不过是让这一场家庭的劫难,来得稍微早一点罢了。

1

许幻山彻底出轨了,就在顾佳出差的当天晚上。



剧情反转太快,明明下午的时候,许幻山还在义正言辞地拒绝林有有,结果晚上就跟她上床了。

弹幕也气得不行,观众追剧追得真情实感,开始上升演员了:

“亲嘴?!让林有有的大板牙磕死你!磕死你!磕死你!”

看得我又好气又好笑。

不少人都说,上次这么痛恨一个角色,还是两年前的尔晴。

更有人罗列了这么些年来最让人讨厌的角色排名:

2017年——《我的前半生》凌玲;

2018年——《延禧攻略》尔晴;

2019年——《都挺好》苏大强;

2020年还没过完,但林有有已经凭借着全网骂声,赢得毫无悬念。



然而,撇开对第三者的厌恶不谈,单纯看许幻山和顾佳的感情,我同样不认为他们是良配。换言之,即便没有林有有,许幻山和顾佳也很难善终。

2

事业:一个小富即安,一个力争上游

早在林有有介入之前,网友们就在大呼许幻山配不上顾佳,因为两人在事业上的步调并不一致。

许幻山是艺术家,顾佳是实干家。

顾佳费尽心思,又是送孩子去学骑马,又是天天蹲守在马场,对于太太极尽讨好,终于争取到了乐园这个大订单。

可是,许幻山并不领情,相反,他还怪罪顾佳,把他的方案卖给了不懂得欣赏艺术,只会用钱砸的“粗人”。



在许幻山心中,他的作品是无价的,相比于充满铜臭味的金钱,他更需要别人的尊重、欣赏与肯定。

所以,在顾佳非常明确地告诉他,丢失万总的订单,公司资金链会出大问题,甚至可能连员工工资都发不出来的时候,他还是不管不顾地冲万总发了火。

生意归生意,情绪归情绪,你让我不开心了,再大的生意老子说不做就不做。

但顾佳不一样,在生意面前,她基本没有情绪。能蹲在地上给人穿鞋,被人裁出照片也不气馁,搜肠刮肚地也要凑钱买下爱马仕,再战太太圈。

对她来说,自己的情绪是不重要的,目的和利益才是最实际的东西。

那么,顾佳没有梦想吗?

顾佳也有梦想,但她的梦想,依旧很实际:除烟花公司外,尽快找到第二个赢利点,多赚点钱。

所以,她费尽心思地进入太太圈,开甜品店,当拿下李太太的茶厂时,光是躺在床上想想,盘算盘算利润,她睡个觉都能笑出声来。

看顾佳的时候,我总会想到“生命不息,折腾不止”这句话,人设虽是全职太太,但基本没有太多她照顾许子言的情节,反倒比家里的许总还忙,执着地在阶层的爬梯上,不停地往上蹿。

已经搞定于太太家的乐园,等于真正找到了长青的靠山。只要于太太家的乐园不倒,她家的生意就不会倒。

可她还要开甜品店,想从太太们下午茶的只言片语中,获得更多信息;

知道李太太要卖茶厂后,在完全不了解,也不懂电商运营逻辑的时候,她就能把盈利得还不错,也是刚刚到手的甜品店转租出去,倾尽所有地去争取那个厂。



她要的是竭尽全力地争取能力范围内最好的生活。

所以,顾佳的一生就是不断升级打怪的一生,她在达成一个目标后,会马不停蹄地制定,或者给自己找到下一个目标,然后头也不回地往前奔,没有任何困难可以让她停下脚步。

可是许幻山呢,相比于急行军一样的生活节奏,他更想要一种松弛舒适的生活状态。日子过得不错就行了,住的房子不赖就行了,孩子上的学校不差就行了,有多大的锅吃多少的饭。

送孩子去顶级幼儿园,他不情愿。

给孩子请专业育儿师,他不情愿。

顶下甜品店,他不情愿。

盘下茶厂,他依旧不情愿……

许幻山给人的感觉,一直是安于现状的,我们现在已经很好了不是吗,为什么事事都要争最好,都要把身体的弓拉满,把精力的弦绷紧,累不累啊。



在事业上,他们的目标并不一致,一个不断地往上爬,另一个却赖在原地不肯动,长此以往,两人之间的步调差距只会越来越大。

顾佳往上拽拉得累,许幻山费力跟随也累,出现裂痕,只是迟迟早早的事。

3

性格:一个秩序的守护者,一个自由的散漫人

作为一个“完美人妻”,顾佳极其自律,她的内心拥有一套完整的秩序,不仅自己会付出十二分的坚韧,向着想要的方向去,还会引领许幻山,也往她的秩序靠拢。

许幻山体检查出来有脂肪肝,她又恰好听闻太太们说,现在“断食晚餐”才是全球最健康的生活方式,于是她要求许幻山不吃晚餐,同时自己也陪着他一同断食。

许幻山虽然表面上答应了,但大半夜被饿得睡不着的时候,还是爬起来翻箱倒柜找吃的,还问儿子要,最后父子俩偷偷躲在床上吃得不亦乐乎。

如果说顾佳是内心秩序的守护者,许幻山就是反叛者。

正如他在事业上表现出来的一样,他是一个很重视自我感受的人,秩序的条条框框,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会压抑他外放自由的天性。

所以,当林有有怂恿许幻山吃垃圾食品,并且“天真浪漫”地讲“第八日的蝉”的故事时,许幻山明显是有触动的——在他内心深处,其实从未真正认可过顾佳建立的秩序。



林有有正是抓住了这条裂缝,慢慢走进了许幻山的心里,她看到了许幻山在自持外表下,那颗躁动不安的心。



然后顺水推舟,不停地放大和强化他的真实感受,使许幻山和她相处起来的愉悦感越来越强。



在林有有面前,许幻山是完全放飞自我的,这是他在顾佳面前无法得到的。

从生活到思想上,顾佳都事无巨细,帮许幻山打理得井井有条,几乎是在以带孩子的方式对待许幻山。

为了让许幻山刷牙,她会给许幻山挤好牙膏,



为了外形的和谐,她会让许幻山换袜子,



当许幻山没有遵从她的秩序时,她会像数落孩子那样教育许幻山。



很多时候,许幻山都在强行压抑着自己的感受,努力循规蹈矩。



但一个人的情绪,是很难常年累月地压抑的。可以想象,即便没有林有有,难道就没有张有有、李有有,去诱发许幻山心里那个被压抑的“男孩”吗?

正如许幻山打架把脸弄伤后,一时冲动向顾佳咆哮的那样:“晚饭不让吃,球不让踢,我一点自由都没有了。”



这些脱口而出的话,藏在许幻山心里多久了?

4

家庭观:一个捍卫稳固家庭,一个享受开小差

在顾佳身上,我能确切地感受到什么叫“蒲草韧如丝”,她就像一根蒲草,虽然温柔,但带着一种不可违背的坚定。

她把这个家紧紧实实地绑在一起,不让它散掉,也不让任何一个家庭成员掉队。从经济利益到家庭情感,她都用自己的一切守护,牢牢捍卫住这个家。

或许是母亲早逝的缘故,顾佳对于家庭的定义是很重的。

在许子言说自己相比于爸爸,更喜欢妈妈,因为妈妈陪自己的时间更多时,顾佳认真地告诉他,“我们住的地方就像一个城堡,爸爸每次工作完,都会带回来一块砖,这块砖能让我们的城堡更加坚固。”



其实这样的解释并不常见,一般家长对孩子的教育,往往是爸爸出去挣钱,才能给宝宝买玩具,重心是在孩子身上。

可顾佳对许子言的这番解释,重心在家。

可以明显感觉到,在她的潜意识里,整个家庭关系的稳固,才是被放在首位的。这也能解释,为什么她会心甘情愿地做一个家庭主妇,为许幻山,为整个家付出那么多。

反观许幻山,他是在一个比较宽裕的家庭环境中长大,父母现在都在澳洲,没有负累,给了他们小两口充分的自由。

所以,家对于许幻山的意义,并没有那么沉重,就是一个温暖的栖息地。

顾佳贤惠能干,温婉体贴,符合他对伴侣的幻想,在之前和“海王”梁正贤碰杯时,许幻山也说,“碰到好女人,就要娶回家”。



许幻山对婚姻没有那么强的执念,同时也没有那么重的枷锁。他懂得顾佳的好,但又无法彻底控制内心的散漫和贪念,他想要的并不止家庭的稳固,还有情感上的被崇拜、被需要、被满足。

许幻山享受被崇拜的感觉,尤其喜欢女生吹捧他的梦想,肯定他的才华。所以当林有有不停对他的烟花设计发出赞叹时,许幻山会有一种找到知音的感觉,宁愿冒着烟花厂爆炸的风险,也要留下那批蓝色烟花。



这是向来不愿扛事的许幻山,为数不多的“冒险激进”,由此可以窥见,“崇拜感”对他的诱惑之巨。

而这种被崇拜、被仰视的快感,是他无法从顾佳身上获得的。

顾佳向来聪慧、务实,相比于肯定许幻山的梦想,她更忧心于许幻山的艺术家气质,可能会给生意带来麻烦。



而且,在很多时候,她都能一眼看穿丈夫。对丈夫的夸奖和甜言蜜语,更像是哄小孩,更何况,哄一哄你,还是为了让你往我希望的方向走。



婚姻里没有许幻山想要的天马行空。

然而已婚人士都知道,婚姻的本质就是柴米油盐。

任何一段维系数十年的感情,期间都会滋生无数的龃龉、摩擦,面对生活的一地鸡毛,两个人都需要极其坚定的意志,才能守护好共同的堡垒。

贪图新鲜、享受崇拜的许幻山,既不具备坚韧的信念,又不具备恒久的忍耐力,婚姻之于他的意义,远不及之于顾佳的重大。

这也就不难解释,为什么一旦有人向他抛出爱的橄榄枝,他就屁颠屁颠跑了。

5

撇开出轨不谈。许幻山和顾佳,或许从来就不是同一路人。

我们既不能说许幻山的梦幻和散漫错了,更不能说顾佳的现实和激进错了。但放在亲密关系里,一个人安于现状,另一个人却竭力驱策,一个人渴望欣赏,另一个人更瞩目现实时,生活在一起的时间越长,不适感就越强,两个人就只能渐行渐远。

他们注定会在事业上,在生活上,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,出现各种各样的分歧。

这些分歧虽小但密,时间长了熬人也耗神,慢慢就会把他们的婚姻扯出一缕一缕的口子,等这些口子连成一片的时候,便是无法缝补的隔阂。

顾佳虽然能屈能伸,但谁又当真如此长袖善舞,能够解决那么多潜在的隐患呢?幼儿园、爱马仕、甜品店、茶厂……婚姻里的导火索一条又一条,顾佳扑得了一场,救得了另一场吗?

迟早会有一根稻草,压垮这渐行渐远的两个人。

一个来自火星,一个来自金星,从旁观者的角度看,其实从一开始,许幻山和顾佳,就不是彼此的良配。

而林有有的出现,只不过是让这一场家庭的劫难,来得稍微早一点罢了。

erweima 扫一扫关注槽值 更多有趣内容

槽值

情感八卦 槽值爆表 不吐不快

erweima

扫一扫关注槽值 更多有趣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