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我到最后,还是决定离婚

2020-08-20 16:10:15
0

不幸中亦有万幸,我失去的不过是一段婚姻,一段不值得留恋的婚姻罢了。

1

我叫韩颖(化名),今年34岁,目前正在办离婚手续。

今天借甘北的平台,跟大家讲讲我的失败婚姻,希望大家以我为戒、吸取教训,择偶时一定要睁大眼睛,切莫一时恋爱脑,盲心盲眼。

因为婚姻不仅是两个人的事,更牵扯两个家庭的幸与不幸。

我们还年轻,人生尚有回头路,年迈的父亲母亲,却未必能承受子女婚姻不幸的沉重打击。直到今天,父亲的身体还未痊愈,每每看到老人为我顿足抹泪,心就如刀割一般疼痛。

这也是为什么,今天我要冒着被喷的风险,向大家展示自己的愚蠢和失败。但愿看到这篇文章的女性朋友,能从中获得警示和启发,不要重蹈我的覆辙。

2

2015年夏天,我跟同事去长沙出差,合作伙伴攒了一个饭局,郑琛就是出席之一。商务宴席,少不了要碰上几杯,一圈下来,我有点晕晕乎乎了。

郑琛去上厕所,正巧碰到我在过道里站着,就问我喝醉了没,还叮嘱我出门在外小心点,别给人可趁之机。后来回到席上,他们公司有个男同事还想灌我喝酒,郑琛挺身而出道:“人家小姑娘刚都吐了,别搞这么猛……”

因为这个细节,郑琛给我留下了很好的第一印象。

好巧不巧,两个月后,我俩公司有个项目合作,跟我对接的人正好就是他。

那段时间我们几乎天天网聊,白天聊工作,晚上聊生活。

他跟我透露了很多行业潜规则,我也跟他讲了很多八卦,后来竟到了一天不聊就全身不舒服的地步,就连一些生活上的私事,都忍不住第一时间跟他分享。

当时,我隐约发现了一些问题,譬如他的性格比较偏激,爱钻牛角尖。

他跟一个同事有点过节,其实也算不上什么过节,无非是工作上有不同的意见。他每次提到那个男同事,都会带着十足的敌意,还说等以后找到机会,一定要狠狠教训对方。

对于那些不认同的观点,他会表现出很强的敌意,听不进别人在讲什么。

比如有一次我们聊到听演唱会,他突然恨恨地说,花几千块去听演唱会,无非就是装逼。

我试图跟他解释,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价值观,有些人就是喜欢花钱买试听享受。

他一点都听不进,反而不断强调自己的观点:把钱花去追星,一看就是脑残。

现在回想,一切早就有迹可循。可惜当时新鲜感蒙蔽了眼睛,我只把这当做“无伤大雅”的小缺点,甚至觉得他钻牛角尖的较真有些可爱。

总之,2016年初,我们正式交往了。

3

一个在北京,一个在长沙,开始那段时间,我们只能异地恋。

大概是距离产生美,那时我们几乎没发生过争执,他的心思很细,时常关注着我的吃喝拉撒,偶尔在微信上嘀咕一句想喝奶茶,他马上就会给我点外卖。

我之前想找一本书的译本,辗转很多书店都没找到,他特地托人去台湾找了给我。

还有一回我得了肠胃炎,他把手头的项目都扔下了,千里迢迢飞过来照看我……

后来,他说服我辞掉北京的工作,去长沙定居。这让我很犹豫,一是爸妈上了年纪,希望我能留在身边;二是从职业前景来讲,北京更适合发展。

我婉转地问,为什么他不能来北京,他说他是家中的独子,父母不可能让他远行。我当时心里就嘀咕,你是独子,难道我不是独女吗?

如今带着上帝视角来审视,自然发现问题重重,但身在其中却难免心盲耳盲,无限放大对方的好,不敢正视对方人性深处的自私和缺憾。

僵持了几个月,我们决定先见一见双方家长,有了结婚意向再商量换工作。

我是16年夏天去长沙的。

凭良心说,他爸妈对我倒真挺好的,直到今天我依然这么认为。第一次上门,他们就给了我9999元的大红包,还特地请了两天假,带我去橘子洲赏玩了一圈。

问题出在我家这边。我爸妈不喜欢他。

爸爸说,他比较自大,而且太爱较真,我们在餐桌上说话,他总要压过我一头,即便是讨论哪道菜好吃,他都要辩赢为止。

这种强烈的求胜心,婚后很可能发展成控制欲……

爸妈担心我嫁给他受委屈。再加之,像他这样的固执,是不可能来北京的,只能我去长沙。相隔千里,爸妈如何舍得?

我只得从中周旋,爸妈的性格我最了解,哪怕嘴上再怎么强硬,只要我软硬兼施磨上一磨,他们就会作出让步。

原本问题不大,无非需要点时间罢了,却不知怎么激怒了郑琛,他一口咬定,是我们北京人看不起外地的,说北京的父母心气高,一心只想找皇城女婿……

他说这些话时,语气非常可怕,如果有清醒的理智,当时我该及时脱身的。

然而,我还败给了自己的“恋爱脑”……

4

17年,经过无数次对弈,爸妈终于同意了我们的婚事。

郑琛父母特意从长沙飞过来提亲,两家敲定了婚期。他们还特地为我找了份工作,工资和前景当然不如北京的,但好歹也算半个铁饭碗。

因为新公司需要提前报到,我便决定跟郑琛他们一道飞往长沙。那天,爸妈送我们去机场,马上进安检了,妈妈突然叫住我,一把将我抱住痛哭起来:“颖颖,你怎么不听妈妈的话……”

或许,从那时起,他们就已猜到了我的命运。

然而,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犟,年轻人要摔的跤、要踩的坑,不到黄河心不死,说破了嘴皮都没用。就像我早预料爸妈会妥协,爸妈也早预料到我会迎难而上……

果然,人生该踩的坑,一个都避免不了。

17年盛夏,我和郑琛结婚了。

双方父母出资,帮我们在长沙买了一套房,公婆还送了我一辆车,方便我上下班用。婆婆是读过书的,很通情达理,再加上不住一起,自然没有婆媳矛盾。

结婚第一年,我以为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,跟朋友聊天,无数次庆幸自己的决定。18年初,我怀孕了,人逢喜事精神爽,三个月就胖了十几斤,看到我过得好,爸妈都松了口气。

剧情急转直下,是从郑琛决心辞职创业开始的。

天知道发了哪门子疯,他受了一个同事的怂恿,非说男人上班是没前途的,要干就干一番大事业。又说孩子马上要出生了,那点死工资能做什么……

我和公婆都极力劝阻,我俩都是做平面设计的,吃的是专业饭,哪有什么做生意的才华,别的不说,光是人际交际这块,郑琛就不过关。

再说,我们虽不算大富大贵,但生活绰绰有余了,两个人年薪加起来二十几万,四个老人都有退休金,非但不需要我们负担,还能稍稍帮扶点,哪用得上焦虑?

我好说歹说,郑琛却钻进了牛角尖,怎么都绕不出来。

说到激动处,他便急得面红耳赤直跳脚,一个劲地质问我是不是瞧不起他:“我还就不信邪了,别人都行我不行?”为了这事,我们吵过四、五次,后来实在拧不过,我就让他去了。

那几年全国人民都在做奶茶店,郑琛也不例外,他能想到的唯一生意,就是奶茶店。他吭吭哧哧地辞了职,又吭吭哧哧地交了加盟费,把我们的所有积蓄,连同从公婆那里借来的钱,全投进了店里……

结果大家都猜到了,没撑过半年,店铺倒闭了。

5

最焦头烂额的时候,我们的孩子出生了。

我那可怜的孩子,原本可以降生在一个和谐有爱的家庭,不求大富大贵,但求平平安安,一生无虞。就因为郑琛的偏执,一切都被毁了。

到我临盆那会,家里竟连一万块都拿不出!

怀孕之初计划的月子中心也无望了,后来还是公婆出资,帮我们请了月嫂。

带孩子的苦,相信每个女人都知道。我家宝宝又是高需求型,晚上睡觉要一边走一边哄,好不容易哄睡了,刚沾到床他就醒了。

月嫂走后,全靠我和婆婆两个人撑着。郑琛呢,沉浸在生意失败的打击中,像一只打了兴奋剂的斗鸡,成天怼天怼地,他说加盟公司坑了他的钱,又骂铺租太贵,甚至把怒火烧到我身上,说我什么都帮不了他,只会打击他!

有时我带着娃身心俱疲,他从外面喝得醉醺醺回来,劈头盖脸就骂我,说我整天就知道添乱,从开店伊始就咒他,把他的店咒没了……

我就跟他理会,店是他要开的,加盟是他找的,且不说一切都是他的意思,就说对奶茶店的管理吧,时不时就叫一堆朋友来吃来喝,一群大老爷们在店里抽烟,把真正要喝奶茶的小姑娘都吓走了。

他明明什么都不懂,怎么选址,怎么管理,怎么出品,什么经验都没有,听了别人几句忽悠,就把钱全投进去,我们家走到今天这一步,难道不是他的责任吗?

每次吵完架,郑琛就喝得更狠了。

他原本就是个偏执气盛的,跟别人有一点过节,都会记在心里很久。好胜心又强,什么都要争第一,现在受了这种打击,自尊心严重挫伤,又死撑着不肯服软,只能把气往家里撒。

为了他的事,婆婆哭了无数回。

婆婆说,郑琛从小就性格敏感,小时候他和邻居家小孩玩游戏,因为屡屡落败,就再也不搭理那个小孩。他跟表姐一块儿做作业,爸爸夸了几句表姐的字写得好看,他就把笔一摔夺门而出……

心高气傲,偏偏力有不逮,更缺乏承受挫折的能力,一经失败就一蹶不振,后来的整整一年,他除了喝酒发怒,再没别的可做……

6

起初我以为,再过几个月,他总会走出阴霾。

但渐渐地,我不再抱有希望,他越来越消沉,竟连门都不愿出,整天就躲房里玩游戏。孩子会爬以后,偶尔会去找爸爸玩,他甚至看都不看一眼,直接用脚把孩子踹开……

我在家休产假,只有基本工资,他又没有收入,整个家都陷入了赤贫状态,全靠公婆的退休工资支撑着。这样的家,大家想想也知道,是怎样地令人绝望……

爸妈每次给我电话,我都尽量报喜不报忧。

然而一个人过得好不好,是写在脸上的。妈妈偶尔跟我视频,说不了几句就开始抹泪,过年过节,她就假借给宝宝红包,给我打上几千块钱。

实不相瞒,每回收到妈妈的钱,我都想抽死自己,二老都六十多了,还要为我的婚事操心,还要从养老金里给我拨生活费……

如此种种,我和郑琛的关系越渐紧张,经常说不到两句就吵了起来,摔杯、摔碗、砸电视。我自问受过高等教育,从小到大未曾与人红过脸,竟也成了婚姻中的泼妇,时常蓬头垢面、咬牙切齿、口出恶言。

我想过离婚,然而看一眼嗷嗷待哺的孩子,心又软了下去。

直到郑琛动手打我。

那是今年五月的一天,郑琛不知从哪里得来了消息,说本地有个经营了十几年的餐饮店要转让,而且价钱极低,他准备撺掇几个兄弟一起顶下来!

我一听简直疯了!今年餐饮店是什么情况,大家都心知肚明,人家避让还唯恐不及,他竟然还想顶下来!再说,钱呢?哪来的钱?

郑琛却跃跃欲试,说现在有一种“疫情贷”,可以去银行借钱渡难关。我听见“借钱”两个字就头皮发麻,上次把这个家害得这么惨,这次难道还要背上巨额债务?

我情不自禁地吼道:“你就是个眼高手低的废物,想一出是一出,没有一点责任感。除了会给这个家添堵,你还会什么?”

兴许是戳中了郑琛的痛处,他腾地一声从沙发上站起来,指着我的鼻子道:“韩颖,你有本事再说一次!”

“我说又怎么了,你就是个废物!废物!废物!”

吵红了眼,谁都忘了分寸,我们像一对仇敌,狠狠往对方死穴捅去。

随即,我看到郑琛飞快欺身过来,他的眼珠子快瞪出眼眶,样子可怕极了。

我还来不及闪躲,就被他掐住了脖子,他把我摁在墙上,咬牙切齿地,像要拧断我脖子似的……我不知道被扇了多少耳光,脸上火辣辣地疼,喉咙里一股腥膻味,耳朵一片轰鸣,像是血液流动的声音……

婆婆扑过来试图阻拦,郑琛竟把老人也推倒在地。

我曾经用力爱过的人啊,他疯了,他真的疯了……

7

我哆嗦着给爸妈打电话,让他们来接我。

彼时,我连站起来的勇气都没有了,瘫软在床上,眼泪不住地流,恨只恨自己的一意孤行,如今竟要孩子跟我一起受苦……

爸妈一听我的声音,马上料到发生了什么,着急地安抚我道:“颖颖,你别哭,爸妈这就接你回家……”

几个小时后,我就见到了风尘仆仆的双亲,爸爸看了一眼我的伤势,眼圈就红了。六十出头的老人,竟随手抄了一张凳子出去:“你打我女儿,你打我女儿……”

我怕闹出事来,起身追出去却已来不及,爸爸和郑琛扭打成一团。我听见爸爸嘴里喊道:“老头子今年62岁,没几年好活了,大不了一命抵一命!”

郑琛到底还有一点良知,不敢真跟我爸动手,然而老人一怒之下,血压立即飙升,顷刻晕倒在地……

这下郑琛都慌了神,赶紧喊120送了医院,医生说,幸好送来的及时,否则就出大事了。没多久,爸爸苏醒了过来,他睁开眼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颖颖,别怕,爸爸来接你了……”

那一刻,当真犹如吞了一万根针,五脏六腑尖疼尖疼。

是我不孝,我的一时冲动,既连累了幼子,又连累了老父,爸妈都是六旬的老人了,原本该有一个幸福快乐的晚年,如今却因为我躺在病床上……

那几天里,他们竟像老了数十岁,妈妈一边照顾爸爸,一边安慰我,说一阵,又哭一阵:“颖颖,是我和你爸不好,当初就不该让你嫁过来……”

事情闹成这样,双方都自知无可挽回了。

公婆来病房看爸爸,郑重给爸妈道歉,说起郑琛来,他们也一把鼻涕一把泪:“是我们没教好儿子,让颖颖受苦了……”

爸爸赶紧堵住接下来的话:“亲家,两个孩子的事,我不怪你们。但是孩子的抚养权,必须给我们颖颖,你也知道郑琛现在的样子,他没脸要孩子,也管不了孩子!”

看啊,爸爸什么都为我想到了。

或许,一直以来,爸妈就什么都知道,从郑琛进门的那刻起,他们就窥探到了命运的暗语,只是怀着巨大的沉重的爱,才宁愿缄默不语、咽下所有。

而我,竟对父母的隐忍和委屈一无所知……

8

我向甘北倾诉一切时,已经飞回了北京。

那里有我熟悉的家,还有此生最爱我的人,爸妈帮我重新布置了房间,在卧室里放了一张小小的婴儿床。

从今往后,我就是这人海茫茫中一个普普通通的失婚女人了。

然而,不幸中亦有万幸,我失去的不过是一段婚姻,一段不值得留恋的婚姻罢了。

我还有家人,还有孩子,还有一个永远属于自己的家。我会振作地活下去,用一生来报答那些真正爱我的人。他们给过我生命,也为我拼过命。

此生铭记。

erweima 扫一扫关注槽值 更多有趣内容

槽值

情感八卦 槽值爆表 不吐不快

erweima

扫一扫关注槽值 更多有趣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