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人工作的杨天真,错了吗

2020-08-24 18:06:13
0

她不一定是个顶顶通透的人,但很可能是个自私的人。

1

杨天真大概是当今娱乐圈里最特殊的经纪人。

如果你没有听过这个名字,那就这么说吧,她是曾和范冰冰、鹿晗张雨绮等明星都有过深度合作的金牌经纪人,多次在公关活动中力挽狂澜,打造了无数个吃瓜群众不明就里却又津津乐道的重磅话题。

经纪人,在很多时候都是一种偏幕后的角色,但杨天真不一样,她好像始终在台前。她个人面对的骂声,可能比她旗下所有艺人加起来都多。今年因为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被骂哭的杜华,在她面前简直就是个宝宝。

积极上综艺,大胆盘热搜,是杨天真“出道”十余年来,一以贯之的工作状态。所以,当睡眼惺忪的我摸到手机,看到杨天真又上了热搜第一时,已经觉得见怪不怪了。

但点开一看,fine。

对不起了杨天真,这次我又不认同你。

在一期访谈节目中,她发出了这样的灵魂拷问——“为什么不能为了工作去牺牲身体?”

“身体就那么重要吗?如果我只活到30岁,但我每天都活得很精彩,那也很好啊。”



嗯?每天都活得很精彩?

如果把天天熬夜,每晚只能睡四五个小时;年纪轻轻的就有六年的糖尿病史,参加个节目还在打胰岛素;现在需要切胃来控制体重、保障健康的现状,称为精彩,那只能说明,工作在她心中的地位,真是至高无上……



她自己也承认这一点,人生的成就感都来源于工作。



看杨天真的访谈节目,你会发现,她是一个典型的生命不息、折腾不止的人。

在已经自诩为是中国最好的经纪人,也开办了中国最好的经纪公司的前提下,她突然决定,去其他赛道看一看——转型主播、尝试带货,以及创办大码女装品牌。



不得不说,一个35岁的职业女性还能做出这样的尝试,确实需要很多的勇气和对工作的极致热爱。



怪不得我只能当个普通人,她工作是为了更多更好地工作,我工作是为了不工作。别说要牺牲健康了,就是身体健康,我特么也不想上班啊!

我要是像她那么有钱,我还工作干嘛,每天躺在家里睡到自然醒它不香吗?!

想去哪里去哪里,说走就走的旅行不浪漫吗?

做好理财,每年光利息就够整年的吃穿用度,我奋斗个球哦?

还天天出去受哪门子气,遭哪门子累哦,加班通勤都拜拜吧。从今以后,老娘就是全世界最开心的人!

2

可能是因为每个人站的高度不同,我跟她的想法也没啥可比性,毕竟她是实打实的老板,而我只是个破打工的。

但很多时候我也会想,像杨天真这样的人,她享受的到底是工作本身,还是工作给她带来的某些东西?

讲真,单纯枯燥的忙碌,其实很难能让一个人感到快乐,反而容易让人觉得迷茫。

杨天真在这次访谈中,有一个片段是参加某综艺节目。明明是综艺节目请来的嘉宾,举手投足间却像极了别人的老板。

化妆的效果、节奏和时间,都是她说了算,一切都按她的来。



她口口声声说自己工作不是为了赚钱,却会无意识地流露出有钱的快乐。

有人问她:“你现在(来参加节目),会有艺人的包袱吗?”

她的回答是:“我没有比他们更多的包袱,但我有比他们更多的包。”其中那份戏谑的小傲娇真是藏都藏不住。



而且可以感觉到,她总在若有若无地强调着自己与“艺人”的距离。因为艺人是为经纪公司创造价值的,说到底也就是个打工的,而她是老板,自然比他们更高一层。

她的常用句式就是:“我手底下的艺人……”,这套话术仿佛是一个将军在盘自己手底下的兵,需要谁了就能排出一枚棋,指哪打哪,她就是大脑,她就是中心。

她决定了手底下的什么艺人参加什么节目,每个人都有哪些机会,在什么场合说什么话,甚至决定他们发什么样的微博。



在外面光鲜亮丽的明星,回到公司里处处是掣肘,这种控制欲带来的成就感,怕是杨天真所谓的“工作成就感”的重要组成部分吧。

如果是这样的工作状态,你给我我也要啊!金钱、权力、自由、控制欲……什么都能实现,我也可以不眠不休地工作下去!

可事实是,绝大多数的我们,都只能是被控制的那一个。

很多时候,我们都没有选择权。对薪资没有选择权,对工时没有选择权,对单休还是双休没有选择权,甚至对自己的情绪都不能有选择权。

受气了要憋着,被冤枉了要憋着,帮上级领导背锅了依然要憋着。

你任性试试呢,你辞职可以啊,轮不到老板,猪肉房贷车贷分分钟教你做人。

而且,老板生病了,可以去切胃,去享受优越的医疗和专业的照顾,你去切个胃呢,不仅医保不够报的,还要扣你工资哦~

所以,虽然我完全尊重杨天真的人生选择,但我依旧觉得,要对她的这番言论保持警惕。或者说,对既得利益者的话,普通人真的听听就好。

上次惊到我的,还是一位叫杰克马的男孩,他云淡风轻地说道:“我对钱没有兴趣。”



好啊,你没有兴趣的话,可以送给我,我很有兴趣。

3

曾经,我也是杨天真口中那种“为了工作牺牲健康”的人。

刚毕业那会儿,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焦虑中。父母不认同新媒体这个行业,总觉得没有企业正规,没有教师体面,更没有公务员踏实。

为了向父母证明自己,也为了自我成长,我曾经有过一段不要命的疯狂写稿岁月。

那个时候真是不知疲倦的,老板给到素材,拿着键盘,就能源源不断地写,再孜孜不倦地改。

而且,我还不止给一个平台写稿,只要有人约稿我就写。新媒体人的作息参差不齐,我也依据不同编辑的睡眠时间,给自己安排不同稿子的交付时间,经常从眼睛一睁写到闭眼。

写到眼睛肿胀,手肘发麻,心脏酸疼;写到山穷水尽、绞尽脑汁、目光呆滞……

脑力劳动的痛苦、劳累和艰辛绝不亚于体力劳动,很多时候的书写更像是一种掏空,打动读者的前提是打动自己,无数个深夜我对着屏幕,以一种苦行僧的姿态审视自己、质询自己、否定自己。

有好几次,我都能清晰地感受到,后脑勺有血在往上涌,然后就是止不住的头皮发麻,心脏真的会有绞痛感,每当这时,我就会自欺欺人地在床上躺一会,告诉自己没事的。

直到后来,我在自己的淋巴上摸到了一个小包。去医院检查,发现不只是淋巴,甲状腺已经长了一连串小结节,用医生的话来说——跟葡萄一样,胸部也有。

躺在B超室的时候,因为过于恐慌,我一直在咽口水,咽到医生不满地问我:“你能不能不要再咽了?你一直咽我怎么查?”

那一刻我真心觉得,没有任何东西,比我的健康更重要。

看到我的检查报告,虽然没有大事,但我妈在医院就忍不住哭了,她特别特别心疼地说:“你啥都别做了,我跟你爸养得起你,你这要有点事,我跟你爸可怎么办……年纪轻轻的,身上这么多结节……”

从那天起直到二次复查,是我长这么大以来,第一次接收到如雨点般密集的关怀,也是第一次感受到,我对于爸妈而言是多么的重要。

我曾经也觉得,生命是我一个人的,我有权力决定它怎样去过甚至何时终结,任何人都管不了我。

可经过这次生病,我切实体会到,你的生命,真不是你一个人的。会有人比你更在意它,会有人比你更爱惜它,也会有人比你更珍视它。

这些感情,不应该被辜负。

所以,当看到杨天真的最新微博,是她做完切胃手术后,自述“生命里流淌着的孤勇与偏执”时,



我只想说,在我看来,她没有孤勇,只有偏执。

她不一定是个顶顶通透的人,但很可能是个自私的人。

她的妈妈曾经对她说,不希望她牺牲健康来工作,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想反驳,就是那套“如果人生足够精彩,活到30岁就够了”的理论。

可是,如果她真的在30岁时带着一身荣耀含笑九泉了,她父母大概率是要“白发人送黑发人”的。她是精彩了,可她父母的整个后半生,都会活在深不见底的悲痛中。

你可以脱俗、可以自由、可以恣肆,这些东西你可以去跟朋友谈,跟老板谈,甚至跟伴侣谈,但你不能跟父母谈。

你真的无法要求父母去接受你对健康做出的割舍和牺牲,他们就是认知很有限,想法很朴素,要求也很简单,就是希望你能健康平安,哪怕是这么普普通通地过一辈子。

你要是倒了,老板可以再找成百上千个替你的人,但你家的梁,可能真就塌了。没有哪份工作值得你卖命,但有些情义,值得你好好爱自己。

所以,别说为工作牺牲健康了,哪怕为工作牺牲一根头发都不行!

一根也不行!

erweima 扫一扫关注槽值 更多有趣内容

槽值

情感八卦 槽值爆表 不吐不快

erweima

扫一扫关注槽值 更多有趣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