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集冲上9.9,这是我见过最好的国产剧

2020-09-09 16:42:33
0

演员们的付出值得,影视人的情怀值得,四大名著值得。


剧党仔细点便会发现,B站悄悄上架了四大名著电视剧经典版。

86版《西游记》、87版《红楼梦》、94版《三国演义》和98版《水浒传》。

这四部有点年头的斑驳旧面孔,几乎完整贯穿了三代人的童年记忆。

上架短短三个月,四部电视剧累计播放量突破1.1亿,均分高达9.9,弹幕数量近500万,“回忆杀”把所有人杀了个措手不及。

随便一集打开,满屏都在怒吼“爷青回”、“合影”、“泪目”。


弹幕争相飘过,大家仿佛重新回到了十年前那个吃着西瓜、守着遥控器反复看重播的夏天。

1

“爷的青春回来啦”

这届成年人在弹幕里流泪、嬉笑、彼此互动;

打开曾被自己遗漏掉的隐藏关卡,找寻双份的快乐。

不少人专门回来“名场面打卡”。

《红楼梦》剧里宝黛初相见,剧外大家纷纷“戏精上身”。

“这个妹妹我见过的”、“一眼万年”,一秒把人代入惊喜而哀伤的氛围中。


长期霸榜的诸葛孔明骂死王朗,是鬼畜界老网红了。

“吾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!”

只要在公屏上打出这句话我们就是异父异母的好兄弟。


社会人的属性下,表情包也得配齐。

微博里常出现的张飞表情包“俺也一样!”,老实巴交又满脸写着中二,成为打卡必到景点。


不仅弹幕被玩坏了,人才们还跑到评论区接对子:

“一个是阆苑仙葩,一个是美玉无瑕;

一个挑着担,一个牵着马。”

“一个提着偃月刀,一个提着丈八矛。”

“一个提着哨棒,一个拿着扑刀。”


看到的人会心一笑,再反手点个赞,一来一回间认证了彼此的爪印。

能留下这么多名场面、回忆杀,成为40年来为人津津乐道的常青藤;

这些剧不只有“时代滤镜”,还有从选角到制作的精益求精、对历史的高度还原与匠心打磨。

2

做最讲究的四大顶流

在四大名著剧里,无论是神仙、妖精,还是喽啰、凡人,从扮相再到演技,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特点。

最美女儿国国王扮演者:朱琳,有谁不记得她那一声千回百转、情意绵绵的“御弟哥哥”。


朱琳本人五官大方柔和,塑造出的女王既有一国之主的端庄,又有怀春少女的娇羞妩媚。

送唐僧上马去西天那段,眉目含情、依依不舍,堪称全剧最美的几个镜头。

豆瓣@电动猫能

《三国演义》随便揪出一段,满满的细节秒杀如今的“扁平”古装。

四大美人之一貂蝉初见吕布时妆容清新,粉色花朵配粉色衣裳,双颊噙香,清纯的少女风姿跃然而出。

对比初见董卓时的倾国倾城、明艳动人,妆容融合精湛的演绎,不说话就能讲故事。

左:见吕布 右 :见董卓

近几年有个新名词:人间富贵花。

要说真正的富贵明艳的那一朵,当属《红楼梦》中的宝姐姐。

“脸若银盆,眼似水杏,唇不点而红,眉不画而翠”。

为了塑造出这样的宝姐姐,导演从原本试镜紫鹃的众多小花中,挑出了张莉。

一上镜所有人都被她的美貌惊呆,这就是丰润窈窕、珠圆玉润的宝钗本“钗”。

真正的人间富贵花

经典之所以是经典,在于小处见真章,细枝末节也用心得让人叹服。

有人统计,87版《红楼梦》,设计师史延芹设计了两千七百多套戏服,光王熙凤一人就74套。

每集至少要换两套,不同场合要换不同的服装。

扮相雍华富贵的凤辣子

为了角色更贴近真实历史,道具都要做到极致还原。

《三国演义》的很多道具是参考考古文献、博物馆文物首次还原出来的。

诸葛丞相手中一只不起眼的酒杯,参考了1993年出土的文物——西汉渔阳墓云纹漆卮制成。


秦汉时下流行的不带帻无帻冠,就是张飞头上这样的。


大到城楼,小到鞋底,给观众看的作品,一笔一划都不马虎。

最让人感慨的是,团队的每个人都不怕这种繁闷,反而乐在其中。

对戏怀揣敬畏之心,为塑造人物、丰富故事,给观众呈现良心之作而努力。

3

用真情实感呈现经典

《三国演义》时间线长达几十年,篇幅宏大,人物众多,还有大量战争场面。

想拍出原著的水准就一个字——难。

当时还没有“绿幕”,拍摄设备简陋不堪,剧组只好一幕一幕实地取景取材。

《三国演义》剧组,辗转了河北、内蒙、四川、宁夏等十多个省、市长途跋涉,横跨数个三国旧址。


演员们常常面对戏里戏外的各种风险。

为了打斗出效果,吕布的武器方天画戟用的不是道具,而是三十多斤的“真家伙”。

拍摄“凤仪亭”时,重达30斤的方天画戟从张光北的肩膀砸下来,周围的人吓出一身冷汗;

只要角度再偏半厘米,张光北就被砸掉了一条胳膊。

没有过硬的剪辑和后期处理,每一场打戏都是本人真刀真枪上场。

拍刘、关、张三兄弟骑马,快要冲到终点时,发现三弟不见了。

由于马速过快,扮演张飞的李靖飞直接从马背上飞出去,摔成了骨折加脑震荡,演员整整躺了一个月。

《三国演义》剧照

相比咬咬牙能扛下来的困难,拙劣的特效是硬伤。

《西游记》是部神话剧,那个年代客观条件太受限,每一条戏都需要绞尽脑汁才能完成。

猴子怎么飞?

脚下踩着块”滑板”,飘逸的飞行姿态搞定。


小白龙,其实是剧组“纯手工”自制的龙。


除了特技效果,西游剧组还面临一个最大的挑战——经费不足。

面对这样的窘境,剧组想出了办法:一人分饰多个角色。

这给演员大大拔高了难度,一旦演得不像,观众跳戏怎么办?

事实是,演员们发挥精湛的演技,做到了“每一次出场,都是新面孔”。

闫怀礼,除了扮演我们熟知的沙僧外,还是太上老君、牛魔王的扮演者。

闫怀礼老师前后分饰了十几个角色/搜狐网

“低成本,高水准。”

这些拍摄手段,看起来或许呆板、笨拙,但就是这份笨拙的用心,成就了不可撼动的艺术佳作。

4

一个个真实而丰满的形象

正如三国片尾曲所唱:“岁月带不走一串串熟悉的姓名。”

演员们赋予了角色鲜活的面孔,他们穿过历史,踏歌而来。

陆树铭用三年时间研究京戏,学习关羽说话的语气、揣摩关羽的神态和动作。

他的宿舍里贴满了关羽的台词,每到激动处,手舞足蹈,不能自已。

这是我们心中义薄云天的关云长。


看过武松打虎,都知行者勇武过人,却不知他打的是只真老虎。

拍摄时,驯兽师在一旁看护,丁海峰上前和老虎撕打,画面惊险万分。

被抓伤后,他擦擦血渍,又上场“打虎”了。


“要演好一个角色,自己得先成为角色本身。”

87版《红楼梦》,剧组的姑娘们像古人一样作息、吃饭、吟诗,集中训练了三个月才进组。

本不精通音律的陈晓旭需要演绎“黛玉抚琴”,陈晓旭没弹过古琴,但坚决不肯用替身。

三天后陈晓旭完成了一曲《高山流水》,琴弦断掉那一刻,在场所有人都被打动了。

陈晓旭不只托付了才情,还赋予了黛玉骄傲的灵魂。

豆瓣@yunduan

宝黛两人既有亲情,又兼男女爱情,有情欲,又没有肉欲。

情感交流少一分,太僵硬;心只要浮一分,就俗了。

欧阳奋强先生说,自己必须时刻保持心无杂念,才能演出懵懂的情感。

面若桃花的宝二爷/搜狐网

当时的演员们,对角色心态的把握细致入微,不懂,他们就问。不会,他们就学。

他们眼中的戏是神圣而严肃的,演员们只会塑造人物,而不是蹭IP。

时隔多年,直到今天,老版四大名著仍在人们心中,就像它们的原著一样隽永留存。

刘关张在桃园结为兄弟。


曾充满欢声笑语的大观园。

豆瓣@电动猫能

那年,一百零八位年轻人刚刚聚首。

豆瓣@暮已成昼

六小龄童之后,再无美猴王。

豆瓣@宇の航

这是无数人的童年和青春,也是那一代执着的影视人留下的财富。

时间太快,如今猴王拿不动金箍棒了,美髯公须发皓白;

“宋江”演戏已需戴上助听器,西游记导演离开我们三年了。

这些年,名著剧一直在翻拍,“炒冷饭”,但我们究竟从中得到了些什么呢?

重温他们的时候,除了怀恋和欢笑,或许我们更应该明白一个道理:

经典欢迎后世的流传和翻检,但绝不接受“高片酬,低质量”的糟蹋。

演员们的付出值得,影视人的情怀值得,四大名著值得。

希望这代的孩子,也能在优秀作品中得以长大。

erweima 扫一扫关注槽值 更多有趣内容

槽值

情感八卦 槽值爆表 不吐不快

erweima

扫一扫关注槽值 更多有趣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