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着急骂彭于晏和马思纯

2020-09-15 15:04:09
0

用心创造出的艺术作品,足以收获满满的鲜花和掌声。

马思纯彭于晏又一起上热搜了。

这次是因为《第一炉香》放出的预告片。

不足两分钟的片花里,一脸憨厚的葛薇龙和健身达人乔琪乔,于千万人之中相遇。

刚巧赶上了,没有别的话可说,唯有轻轻地问一句:

“游泳健身了解一下吗?”


原著里那场浪漫的初遇,在预告片里变了画风。

人们戏称起,这不再是张爱玲笔下氤氲的《第一炉香》,而是一身正气的《第一炉钢》。

1

她不是葛薇龙,他不是乔琪乔

“她的眼睛长而媚,双眼皮的深痕,直扫入鬓角里去……但惟其因为这呆滞,更加显出那温柔敦厚的古中国情调。”

《第一炉香》里的葛薇龙就是典型的张爱玲笔下女子模样,清瘦而娇媚,带着独属于张爱玲的“古中国情调”。

张爱玲/1954年摄于香港北角英皇道兰心照相馆

书中的葛薇龙是纠结的、脆弱的,从天真烂漫到被物质击溃,被“自省”与“自欺”反复折磨。

文字背后浮现出的女子,如浮萍一般堕落却又易碎。

她的脸上本就带着些许的呆滞,经历了感情的蹂躏,更是一地破碎,对感情麻木,对生活无望。

而自带海绵宝宝属性的马思纯,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炯炯有神,与那双长而媚的眼睛,几乎隔着一个时代的距离。


鼻子纤瘦、小嘴肥圆、皮肤雪白……

张爱玲用来描述葛薇龙的文字,在马思纯身上似乎都找不到对应的理由。

葛薇龙需要的是面无表情的清冷与寡淡,而不是一双藏不住灵气的双眼,透着少女的调皮与鬼马。


书里说,葛薇龙作为典型的上海女人,如果用菜来形容,便是软糯清香的粉蒸肉。

而马思纯的形象,却将她演绎成了书中的“反面”典型:形容湘粤一带女子的糖醋小排。

她在努力向镜头外传达一种悲伤,但这份悲伤,和葛薇龙身上的那份清冷毫不相关。


不可否认,马思纯是个好演员,但在这部戏里,她没能和葛薇龙的角色产生共通。

她的哭戏一样感人,但无论怎么看,都找不到“古中国女子”哭泣时的羸弱。

同样存在这个问题的,还有男主角乔琪乔。

书里的乔琪乔是个失宠又不学好,浪荡又落魄的公子,醉生梦死、庸俗市侩。

而影片里的男主角,阳光向上健身达人彭于晏,哪里沾得上阴郁颓唐的气质。


以乔琪乔的性格,被薇龙打了之后,要么一副玩世不恭、漫不经心的模样,要么看起来落魄失意、萎靡不振。

任谁也不会想到,电影里挨了打的他会是这般无辜的表情,甚至像个犯错的孩子。


乔琪乔应该是坏的,是玩弄薇龙感情的,是永远戴着面具没有真情的,是被阴霾笼罩着的……

然而彭于晏的自带属性,恰恰和这些特质都无关。

他和马思纯一样,都是爱健身爱笑又阳光的人,以至于网友在看到预告片时,感慨这个镜头像是在动感单车上认识的。


本该是个阴郁悲凉的故事,却因主角的形象过于阳光,让萦绕在书里的悲情氛围荡然无存。

2

选角是一门艺术

对观众来说,演员是一群造梦的人。

他们将自己的情绪融入到角色里,再经由镜头演绎出来。让那些原本用文字串联起来的故事,从此用另一种方式住进大家心里。

故事里的人物各具特色,适合演绎他们的人也各有不同。

演不好的人,未必不是好演员,但一定不适合这个角色。

马思纯在演《左耳》时,曾经20天减掉15斤。可即使瘦了,她演的黎吧啦也有股憨直明朗劲儿。

马思纯饰演的黎吧啦

她足够努力,靠《七月与安生》拿下的影后,也足以证明自己的实力。

但身上那过于憨厚的气质,和不够精致小巧的五官所带来的“钝感”,又注定了她难以接受更加细腻的角色。

彭于晏也是一样,他在努力做一个好演员,过往的成绩也可见一斑。

《湄公河行动》中的彭于晏

但他的身上,充满着“健康”与“朝气”的底色,和颓靡中带着忧伤气质的乔琪乔大相径庭。

全身上下写着健壮的肌肉男,和沉迷于灯红酒绿的混血少爷之间的鸿沟,几乎等同于姜文与程蝶衣之间的距离。


姜文再怎么优秀,真要出演程蝶衣,也只能变成笑谈。

更何况,能演活那个“不疯魔不成活”的“真虞姬”的,除了张国荣,恐怕再难找到第二人。

他活在了这个角色里,片场时的一举一动,都尽显风流。

即使在补妆时,整个人都还是在程蝶衣的人物状态中。


用片子里的台词来说,就是“此貌非你莫有,此境非你莫属。”

《霸王别姬》的原作者李碧华在交出版权时,只提了一个要求:“我要拥有挑选演员的权利,程蝶衣必须得是张国荣。”

陈凯歌为此专程飞到香港与张国荣面谈,随即感慨“我突然认定他就是程蝶衣”。

“他站起来和我握手说:‘谢谢你为我讲的故事,我就是程蝶衣’”。

陈凯歌后来回忆:“这是一个令人汗毛直立的瞬间”。

但后来的拍摄并不顺利,张国荣一度因档期辞演,剧组也考虑过选择尊龙。

尊龙气质清冷,五官轮廓也深邃,扮上京剧旦角的时候,显得格外妖娆。

看起来,也不失为程蝶衣的极佳人选。

年轻时的尊龙

但张国荣的五官更柔和一些,气质也更有一股天真气。

扮演程蝶衣的时候,那股子不谙世事的“戏痴”与“情痴”劲儿,扑面而来。

程蝶衣的不疯魔不成活

这种气质上的一点点微妙差异,对监制徐枫而言却是天差地别。


徐枫坦言面对尊龙时想“糟糕,他不适合”

最终由于尊龙方谈判失败,心心念念着张国荣的徐枫又找到张国荣的老板,希望能调整戏约。

程蝶衣最终等来了最适合他的扮演者——张国荣;张国荣也演出了他一生中的代表作——《霸王别姬》。

真正能服众的选角便是如此,演员和角色都能相互影响、相互成就。

程蝶衣之于张国荣、林黛玉之于陈晓旭、武则天之于刘晓庆……细数这些名留影史的经典角色,往往都是“人戏难分”,这其中依仗的,更多还是选角的眼光。

目含轻愁的陈晓旭与林黛玉

华贵大气的武则天

片方要选出的演员,不是最美的或者最帅的,而是形神兼备、能够高度贴合还原人物的那个人。

说到底,选角是一门艺术,我们需要做的,则是尊重艺术。

3

别要求演员千人千面

同样是翻拍张爱玲的作品,电影《色戒》的选角就高明得多。

要有气质,要有身材,要撑得起这个动荡故事里的浮沉角色……

剧组在选角的时候一点没含糊,就连穿着旗袍的效果都考虑到了,最终在层层要求的叠加之下,找到了汤唯

汤唯的旗袍扮相,也因这部片子成为了经典。


她再次出演文艺片中的旗袍女子,是《黄金时代》中的萧红。

出生于浙江、五官秀丽古典的汤唯,演起呼兰河边长大、情史和才华一样令人惊讶的女作家,总让人觉得不对味,美则美矣,却少了些野蛮生长的味道。


而这层味道,在出生东北的宋佳演的萧红身上却刚好可以感受得到。


可见演员在试戏的时候,皮囊还是其次,关键是气质。

章子怡可以把清苦倔强的女性角色演到极致,却演不好一个堕落风尘的妓女。


风尘女子却依旧带着清苦倔强的模样,让男人帮自己戴耳环也央求得苦涩。


不论是汤唯还是章子怡,在演戏的过程中,都有自己的角色限制。

但没人能否认,她们都是好演员。

俞飞鸿曾在采访中分享到,演员自身形象、成长背景都是身上带着的烙印,规范限制了演员的戏路。

演员会被身上烙印的限制/十三邀

不少的演员都和她一样,在这个限制范围内,尽可能去提升自己的水平。

有的演员是老天爷赏饭吃,天生一张能钻进多种人物的皮囊,再加上后天努力,可以驾驭那些气质上大相径庭的角色。

如荣耀加身的巩俐,演得了母仪天下的皇后,当得了田间地头的农妇,在《夺冠》中出演郎平教练,一举一动像极了郎平本人出演。


但这只能算是演员的终极理想,而不是衡量好演员的唯一标准。

还有一类演员,是在众多戏路中找到了更适合自己的方向,懂得把优势发挥到最大。

周冬雨面对邀请自己演传统意义上“大眼美女”的戏,选择了主动推掉,因为她明白自己与类似的角色并不匹配,演不了。


但凭借《七月与安生》类型的小妞电影和《少年的你》中外表脆弱内心坚定的受害者角色,她的演技同样得到了认可,在一众小花中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。

古灵精怪的童颜谭松韵也将《最好的我们》、《以家人之名》中的少女演的充满灵气、惹人喜欢。

黄渤演不了霸道总裁,不耽误他成为影帝;于朦胧坏不起来,演古装仙子照样仙气逼人……


做演员从不是必须做到“千人千面”。

演员诠释角色,角色成就作品。

创造出好的作品,才是一个演员职业价值的最佳体现。

强扭的瓜不甜,强演的角色也未必亮眼。

到头来浪费的是剧本、是角色,也是整个剧组所有人忙碌的心血。

艺术创造本就容不得半点儿沙,将对的角色交给对的人,是对艺术的一种敬畏。

演员们不妨放下些执念,去选择适合自己的角色;导演们也多花点耐心,选出一个恰当的演员。

彼此真诚相待,用心创造出的艺术作品,足以收获满满的鲜花和掌声。

erweima 扫一扫关注槽值 更多有趣内容

槽值

情感八卦 槽值爆表 不吐不快

erweima

扫一扫关注槽值 更多有趣内容